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9

晒五月某一天

倒腾草稿箱 发现五月写下的  躺在角落的它 当时的自己还是蛮矫情的  且胖到不行 现在再看 觉得都有基本表达我想说的  故重新编辑  发出来         某日,回了一趟SF,从来都固爱小县城的生气,哪怕再过上几年几月, 过去的现在的完全幻灭了以后我也相信还有点什么东西在。   ZZ刚好也回来了,从L城,S哈刚好也回来了,从法兰西,OF COURSE 小城再小也远远大于能让我们在哪个转角遇见。和ZZ去我们共同的母校, 虽然只在那里上了4年学,但无疑已奉献给它最无忧的年华。   这条巷子几乎完全没变,说城中村也不太合理,河畔小镇的人家,大水 来过也走过,对于上学的记忆,大抵都是独自走进这座巷子的深处开始的 BY THE WAY ,自小就是好学生乖小孩儿, 走的时候连班主任都有落泪, 有时候我也觉得遭怪,要是三岁看老,时间是怎样爬过了皮肤连我自己也 不清楚。   这个摩托车旁边的小屋里曾经住了一个和我一般大的男孩儿,每天上 学放学都能看见他,那个时间我是嫉妒他的,不只因为他不用上学,还 有就是在我忐忑的时候心怀鬼胎的时候从来都能瞥见他一成不变的笑靥 ,当时懵懂如我或已看出他极不协调的动作和永远含蓄不清的口齿,最 近在起草弱势群体的毕业论文时突然记起来他,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站在这个巷子的中间,忍不住和老房子们合影一张,阳光,这里 给我的记忆是阳光,阳光的四月天五月天,和煦的午后,阿姨们大 婶们聚集在某个门口打毛线,话家常,虽然不曾参与进去,但我依 然爱那个画面,10年后我游走在这个巷子,一时间突然想起本杰明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15 Comments

恋 空

L城的云很赞 透过窗沿 我每每总想留住它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15 Comments

离开前的几天

很多同学在写毕业 才不要跟进 我没有在写离别的什么东西  不要误会  。。。 6.27 东平当上了国家干部 我们也得以在肥牛聚集大闹一场 场上有陕北男人  东北女人  。。我就想我不能给南方男人掉链子么 于是我虽然忘记掉总共喝了多少 但却是记得我和他们吹瓶子干掉4瓶还是3瓶半的 人品大爆发啊 哈哈 有图有真莫道不消魂相 XXXX 去 163相册看把  啊哈哈哈 6.28 跑了一整天 办一些档案之类的东东 阳光巨麻辣烫 貌似我每次气喘吁吁跑到  人家第一句话就是 那谁 你还少盖了个章子。。 于是我忒孙子的哈腰告别  那天坐的士坐美了 。。。 晚上和安胖 LY 美曦 涛哥  小毛 DP QQ 焦峰坐在超市前面亭子又喝上 其实气氛很好 我们也喝得很优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13 Comments